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寸草心人物】邹榛夫:“寸草心”的理念是回馈自然

关于集泰

长期以来一直将“新技术、新产品”的研发创新作为持续经营发展的首要战略。

【寸草心人物】邹榛夫:“寸草心”的理念是回馈自然

  • 分类:新闻中心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5-22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西谚有句话:施善的最高原则是保持受施者的尊严。中国有句话但做好事,莫问前程。与君共勉。”——邹榛夫

【寸草心人物】邹榛夫:“寸草心”的理念是回馈自然

【概要描述】“西谚有句话:施善的最高原则是保持受施者的尊严。中国有句话但做好事,莫问前程。与君共勉。”——邹榛夫

  • 分类:新闻中心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5-22
  • 访问量:0
详情

人物简介

邹榛夫:男,湖北省京山县杨集人,现任寸草心乡村环境保护促进会名誉会长。

1979年至1986年就读于武汉大学化学系有机化学专业;1986年至1988年期间中科院广州化学研究所工作,从事海洋化学研究;1988年至今,创办广州市安泰化学有限公司有限公司、广州集泰化工有限公司、广东光泰激光科技有限公司等企业,现任上述各家公司董事长职务。曾任广州市第十二、十三届人大代表,现任广州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天河区第五届政协常委委员、广州市私营企业协会直属协会副会长。

 

“西谚有句话:施善的最高原则是保持受施者的尊严。中国有句话但做好事,莫问前程。与君共勉。”

           ——邹榛夫

 

《乡村观鸟》:有人觉得,中国还有很多人吃不饱饭,做公益做慈善应该首先解决人们的温饱问题,观鸟活动没有必要。您是怎么看的?

邹榛夫:我们需要生存,同时也是需要精神层面的东西。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的第一需求是生存需求,第二需求才是精神层面的。从局部微观上来看,我们国家确实还有很多学生上不起学吃不饱饭,是有这些问题,但是从宏观上看,就是从我们国家现阶段的主要矛盾上看,温饱问题作为主要矛盾的时代已经逐步过去了,从全社会的层面上已经过去了。

现在有大量的人在从事这个慈善事业,需要一些人从事一些从精神层面提升民族精神气质的工作。我觉得“观鸟”就是这样可一个工作,它从人的孩童时期开始,提升精神气质。我们去年组织的夏令营活动,做过一个仪式。那些参加过观鸟活动的小学生,可能一次县城都没去过。但是他们每人说一句话的时候,都是落落大方的,感觉这些小孩子身上的气质很不一样。

那么从提升整个民族精神气质的意义上讲,我们确实需要这么一个开始。要知道现在哪怕在大城市里,对于人的贵族精神的培养还没开始,更不要说是乡下农村了。中国曾经是四大文明古国,“文人气质”和“贵族精神”不仅仅是我们祖先才有的。以前的那种儒家子弟,那种儒雅的性格不是从小就培养的吗?以前我们是因为生存问题没解决,贫困现象集中(没办法培养),而现在我们又在高速发展中,人人又在火急火燎的想办法赚钱,也没人想这个事,但我们总要开始。

 

《乡村观鸟》:从1998年开始,您在杨集设立“邹榛夫奖学基金”,同时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精力参与到当地的修桥筑路、贫困帮扶,是否可以定义为“慈善”?寸草心是否是您投身“公益”的开始?

邹榛夫: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对杨集的奖学基金感到遗憾的是不应该开始得那么晚。原先是我是想要赚到一笔钱,在杨集设个基金,起码要有个一百万,凭每年的利息收入给大家发奖学金,但由于公司的发展有方方面面的问题要解决,一时又凑不齐一两百万来。突然有一天我想通了,也没有必要一定要凑齐几百万之后再做这个事,那现在这个基金的利息就可以出出来了,就可以马上有奖学金发给大家了,所以我就做了。

但是“修桥筑路、贫困帮扶”在我看来都不算是慈善,那是一种回报,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因为这些路都是我们村里的路,包括这个奖基金,我都没觉得它是慈善。这就跟我们回报自己的父母一样,回报是不限大小的,也永远不嫌早的。

 

《乡村观鸟》:2011年6月12日,广东京山商会广州分会组织了“怀集乐居矿业参观游览活动”,在这次活动中您首次向寸草心发起人詹从旭、爱心人士谢士学等提出了将寸草心模式推广到京山全境的想法,这也是您加入寸草心乡村环保事业的开端。借由此理念和方向,寸草心自2011年底开始大幅拓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能谈谈您当时的想法么?

邹榛夫:平常做这些公益事业都是临时性的,没有一个很系统的想法。2011年中,我开始很系统的考虑环保公益这件事。首先是被詹从旭所从事的事业所感动。我觉得一个人能坚持七八年时间很不容易,詹从旭不仅是出钱,每年还花那么多时间带着小孩子去武汉去深圳。他的想法就是小孩子需要的不是钱,他们需要走出去,需要见识和经历。这种见识和经历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培养。一般在外面有一定成就的人做不到这一点,一般人宁愿多花点钱也不花多点时间。这一点恰恰跟我们回报父母一样的,不是说你简单的给他钱就可以了,他们需要的是你可以不给钱,但是你可以花时间陪他们。所以说,詹从旭在这个问题上的观念是十分先进的,他身体力行,带着学生到村里面去捡垃圾,搞环保,都是亲力亲为,他每年花一半的时间用在这些地方,这是一般人都做不到的。

第二是觉得这么好的一件事情,应该尽可能的影响更多的人。当时在三阳一个镇,已经搞了七、八年,观鸟在全国有相当的影响力,把它推广到京山全境也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我只不过是起到一个推动作用。

 

《乡村观鸟》:是什么促使您认同寸草心的环保理念,并坚定不移的支持寸草心模式在全国范围内的推广和复制?

邹榛夫:因为“寸草心”倡导的不仅仅是环保,它更多的是回馈自然。自从人类有了创造力,思考力开始,对自然就是一个破坏的开始,因为人类和野生动物最大的区别在于,野生动物在行为上永远只索取自己需要的,而我们人类向自然界索取的远远超过我们几辈子所需要的。

“寸草心”的理念主要是回馈自然。回馈自然有很多种形式,像“观鸟”。首先要有个载体,有鸟,就要有环境,要有森林,要有绿色,所以我们看见的载体是“观鸟”,但保护鸟的过程中实际上保护的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如果水被污染了,森林到处被破坏,怎么会有鸟呢?鸟是一个好的综合环境的体现。

这个活动从小学生中开展,一个小学生开始观鸟了,至少不会让他的爸爸妈妈去打鸟吃鸟了,他大概也不会让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去打鸟,实际上一个小学生可以影响一大群人。这样的小学生经过十几二十年,影响的就是一代人了,这一代人成长起来,自然就像在国外那样,你弄只鸟给人家吃,人家也不吃,到时候也就达到目的了。像这样一种回馈自然的理念,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培养起来的,它需要持之以恒的。

《乡村观鸟》:应该说,您参与公益,不仅是给钱,还增强了寸草心这个公益组织的规范性:比如财务制度公开透明原则,理事会成员认捐制度化等等。这些是带领寸草心走向长远的基石,能否详细谈谈您的想法?

邹榛夫:一个是公益,一个是慈善,我们国内发展的不太好,并不是因为我们中国人缺乏慈善心公益心,其实是大把人愿意捐钱做这个事情的。核心的问题在于政府。政府以前仅仅把慈善圈定在四大家机构中开展,其它地方都不可以做,实际上是阻碍了慈善事业的发展,现在国家对这块放的很开。

那么一个公益慈善组织能不能获得大家的认同就变成了我们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现在也不具备让公众募捐的资格,但我们一开始就要把核心做好。核心一个就是财务要透明,第二就是行为要规范,有了这两点才能让大家相信。 

在这问题上,我和詹总是高度一致的。我们现在虽然范围还很小,但也需要认同这一观念的人组织起来,规范的运作“寸草心”。随着以后参加这个活动的人也会越来越多,那么迟早公众募捐的事情就会有人做的到。

首先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他只要实际的做了慈善了,那就是一件好事情。沽名钓誉的人,他只要出了钱,总比不出钱的好。企业家的第一社会责任就是管好自己的企业,就可以说你尽到你所有的社会责任,那你做不做慈善是另外一回事。

 《乡村观鸟》:许多企业及企业家做慈善,属于“伪慈善”:只是为做慈善而慈善,捐赠了一些银两就完事,也不问过程及资金流向,受益人的受惠结果等,充其量不过是增加一次做过慈善的记录。在您看来,在外成功人士应该给京山带回去些什么?  

邹榛夫:慈善是个人内心需求,慈善本来就是以自愿为原则。可能有些人并不想做,是功利色彩推动他去做。慈善第一步可能带着功利色彩,发展到后来的慈善人士完全不带有功利色彩,是百分百的付出,第三个阶段也是慈善的最高境界就是保持受施者的尊严。我们中国还没做到这一步。

举个例子,美国纽约市内市中心住着很多穷人,下雪了,商铺一般都关门,但那里的小学校不能关门。原因是大多数学生来自贫困家庭,他们不来上学的话,午餐就没法解决。那就让这部分小孩上学不就行了吗?不行,如果只让这部分小孩上学,这部分小孩感觉的到因为我家里穷,所以我要到学校来讨饭吃,就让小孩子没尊严了。

那里学校的午餐是这样发放的:你的家庭人均收入超过某个限,午餐是要付钱的,而低于这个限,午餐时是免费的。所有小孩的午餐都是拿饭票去换的。每个月大人到学校给小孩往饭票里面充值,办好之后拿回来给小孩,小孩第二天拿到学校。来自收入较好家庭的小孩是花钱买的票,而贫困家庭的小孩是免费的票,但是小孩用的票是一样的,不会让有些小孩觉得我的家很穷,受到其他人的歧视。

而我们国家办希望小学,把那里的课本都印成不一样的颜色,就是因为做这些慈善的人,带有强烈的功利心,要把自己做的这点慈善广而告之。这个是最初级做慈善的人的做法,到最后要在细节上不让受施者自尊心受到伤害,这又是更高级别的慈善。

《乡村观鸟》:问一个比较抽象的问题:您是否认为自己在分担这个时代的责任和疼痛?

邹榛夫:这么宏大的问题我还没有考虑过。我只是尽自己所能,能做多少算多少,能影响一个人就算一个人。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资讯

广州市工信局中小企业局叶华东局长一行莅临集泰股份调研
寄语集泰:保持初心,坚持创新,扎根广州,砥砺前行!
查看详情 白箭头 黑箭头
与卓越同行,安泰电子胶与阿拉丁神灯奖达成战略合作
冠名电源类奖项,期待优秀照明企业和专业人士参与
查看详情 白箭头 黑箭头
情系教育,传递温暖 | 集泰股份为湖南大学优秀学子颁发奖学金
11月16日,湖南大学化学化工学院2019-2020“集泰股份奖学金”颁奖典礼在湖南大学举行。“集泰股份奖学金”由集泰股份出资设立并冠名,将每年资助化工院学生10名,其中本科生5名,每人每年奖励4000元;研究生5名,每人每年奖励6000元。
查看详情 白箭头 黑箭头

全球技术服务热线:

400-660-2909

总部电话:

020-8557-6000

广州集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20 广州集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780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广州